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證券公司股權管理新規對外國投資者的影響

2019.07.19 謝青 秦天宇

2019年7月5日,中國證監會正式發布《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股權規定》”)。相比2018年3月發布的《股權規定》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正式稿繼續強調對證券公司股權管理應遵循審慎監管的原則,對證券公司股權應實施“穿透式監管”和“分類監管”,并在保留《征求意見稿》主要內容外,對分類管理的要求作出了調整。


值得關注的是,中國證監會在答記者問時宣布統籌考慮對內對外開放,重啟內資券商的設立審批,其重要意義還在于在加強對證券公司股權監管的同時,為內外資提供準入及展業的同等機會。


下面我們簡要總結境外投資者可能會關心的若干要點。


一、新分類和不同類別之間的轉換


根據證券公司從事業務的風險及復雜程度,《股權規定》明確將證券公司分為兩類:對于從事常規傳統證券業務(如證券經紀、證券投資咨詢、財務顧問、證券承銷與保薦、證券自營等)的證券公司(簡稱“專業類證券公司”);和從事的業務具有顯著杠桿性質且多項業務之間存在交叉風險的證券公司(簡稱“綜合類證券公司”),其業務范圍除傳統證券業務外,還包括股票期權做市、場外衍生品、股票質押回購等復雜業務。專業類證券公司在其控股股東、主要股東具備《股權規定》明確的資質條件后,可以依法申請各類創新復雜業務,轉型為綜合類證券公司。綜合類證券公司也可以根據自身發展戰略考慮變更業務范圍,轉型為專業類證券公司。從上述分類可見,專業類證券公司和綜合類證券公司在業務范圍上有很大的差別,如為專業類證券公司,則其業務范圍大大受限,基本上無法從事各類創新型業務,其證券公司牌照的含金量也大為下降。


二、不同類別下對控股股東的要求


與《征求意見稿》保持一致,證券公司股東分為四類:(i)持有5%以下股權的股東; (ii)持有5%以上股權的股東;(iii)主要股東(指持有25%以上股權的股東或者持有5%以上股權的第一大股東);和(iv)控股股東。


不同于專業類證券公司的股東要求,綜合類證券公司的控股股東需要額外滿足以下條件:(i)最近三年連續盈利;(ii)長期信用保持在高水平、規模、收入、利潤、市場占有率等指標居于行業前列;(iii)總資產不低于500億元人民幣,凈資產不低于200億元人民幣;(iv)核心主業突出,主營業務最近5年持續盈利。綜合類證券公司的主要股東需要滿足上述(i)和(ii)項。對于控股股東或主要股東不能滿足上述條件的證券公司,證監會給予五年的過渡期。


上述對控股股東和主要股東的要求對中小券商影響較大,業內分析認為,某些中小券商可能因此選擇放棄這些創新復雜的業務,或選擇資本實力強的股東以確保維持綜合類券商的資格。


三、非金融企業控股證券公司


《股權規定》要求單個非金融企業實際控制證券公司股權的比例原則上不得超過50%,相比《征求意見稿》要求不得超過1/3的規定略為放松。


四、涉及股權變更的強制要求


1、根據《股權規定》,投資者通過證券交易所購買證券公司股份達到5%的,應當依法舉牌并報中國證監會批準。獲批前,投資者不得繼續增持該公司股份。中國證監會不予批準的,投資者應當在自不予批準之日起50個交易日(不含停牌時間,持股不足6個月的,應當自持股滿6個月后)內依法改正。


2、《股權規定》新增證券公司發生股權變更情形下證券公司、股權轉讓方應承擔的法定義務,即:一是證券公司應當制定工作方案和股東篩選標準;二是證券公司、股權轉讓方應履行對意向參與方的事先披露義務,披露內容包括告知證券公司股東條件、須履行的程序以及證券公司的經營情況和潛在風險等信息;三是證券公司、股權轉讓方應當對意向參與方做好盡職調查;四是證券公司應當與相關主體事先約定在變更注冊資本或者股權過程中發生可能出現的違反規定或者承諾的行為的處理措施以及對責任人的責任追究機制。


《股權規定》進一步規定,投資者通過證券交易所、股份轉讓系統公開交易轉讓證券公司股份,且所涉股權變更事項不需審批或備案的,豁免上述四項法定義務。例如,某一境外投資者通過QFII/RQFII和/或股票通出售某一證券公司股份,如該出售不涉及證券公司5%以上股權的變更的,則豁免上述義務,但如該出售涉及5%以上股權變更的,則仍需要履行上述義務。


五、對于股權質押的限制


《股權規定》強調維持股權的穩定性,要求股東除在股權鎖定期內不得質押所持股權外,即使是在鎖定期滿,證券公司股東質押其持有的證券公司股權比例也不得超過其持有的全部證券公司股權的50%。


六、禁止讓渡對股權的控制權


相比《征求意見稿》,《股權規定》對有關證券公司股權變更的禁止性行為作了更為嚴格的規定。例如,《征求意見稿》第五十六條第(三)款和第(四)款規定,證券公司應當在章程中約定,未經中國證監會批準委托他人持有或管理證券公司股權或通過接受表決權委托或接受收益權等方式變相控制證券公司相關股權的,相關股東及其提名董事不得行使表決權。而《股權規定》第三十條第(六)款則將該類行為明確列為證券公司股東及其實際控制人的禁止性行為,而非僅限制證券公司股東行使其表決權,即,證券公司股東或其實際控制人未經批準不得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或管理證券公司的股權,不得變相接受或讓渡證券公司股權的控制權。


結合《征求意見稿》相關規定的字義理解,以“接受收益權等方式變相控制證券公司相關股權”也應屬于“未經批準讓渡控制權”。對這一條可能產生的疑義是,基于證券公司股權這一底層資產而達成的間接轉移股權相關經濟利益的總收益互換安排是否會被認為是“變相讓渡證券公司相關股權的控制權”。我們理解,證券公司的股東,無論是持有5%以上或以下,均不得讓渡對該股權的管理權、處置權和控制權。至于間接轉移相關經濟利益的安排是否被認為實質上讓渡了對該股權的管理權、處置權和控制權仍需要按照“實質重于形式”的原則針對具體情形具體分析判斷。


結論


我們建議境外投資者密切關注新規的上述變化。我們認為,對于擬在中國境內全資或控股設立證券公司的海外大型金融機構而言,獲得綜合類券商的資質是必然的目標,在《股權規定》實施過程中,中小券商的整合可能給海外金融機構提供新的并購機會;而對于通過公開市場直接或間接受讓或出售證券公司股份的境外投資者而言,建議研究《股權規定》新增的合規義務,評估其影響并準確地理解和把握監管精神和原則的變化。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捕鱼来了宣传图 重庆老时时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牛 3d试机号后北京一语 5g手机游戏 老时时杀号 重庆时时彩五十期走势图 龙虎和时时彩走势图 极速时时计划骗局 秒速飞艇开奖预测 开心三张官网